懒骨头旅行:成都环程国旅旅游品牌,专注西部慢旅行_本土纯玩体验式小团!

旅游导航
快三上海开奖结果查询  >  攻略  >  峨眉山白娘子传奇

快三计划免费软件手机:峨眉山白娘子传奇

更新时间:2008-03-26 小编: 0 1463
相传若干年前,峨眉一带是一片浩瀚的大海,而峨眉山呢,则是座巍峨秀丽的峨山岛。它跟当今的二峨山、三峨山、四峨山,那时都是相邻的岛屿。
据说是,在东海龙王搬家,海水退位的那些年辰,龙王那活泼可爱、娇小伶俐的小龙女白瑕,在峨山岛中第七十二洞天府里玩耍,好滚玉怀、翻金械、荡彩船、爬钱梯、逗灵猴、捉白鹇,玩得忘掉了一切。龙王几次派人寻找,甚至派了龙女海霞,也没找到这个地方,气得龙王昏睡了数天数夜。
白瑕姑娘玩到尽兴时,峨眉山一带已变成了宽广的陆地。她从未出过龙宫,从未见过广阔的大地。她第一次受到强烈的阳光照射后,昏迷过去了。
不久,变成了一条小白龙。
后来,又不断经受到阳光的辐射,小白龙变成了一条小白蛇游弋在峨眉山山水水中。
就是这美丽奇特的小白蛇,在这如今驰名遐迩的峨眉山地区,演绎出一个个传奇故事。#p#副标题#e#
大蟒蛇遇难 许善人赔款

很久很久以前,巍峨秀丽的峨眉山麓有个许家湾。这里三面背倚峨眉山,一面紧临峨眉河水,风景美丽迷人。
峨眉河虽不宽大,但却发源于峨眉仙山上神秘的地方。流向大渡河里,现流向远远的大海。
这许家湾住了一个姓许名端的员外。
许员外家大业大,别说大峨山(峨眉山)有他的万顷山地,就是二峨山、三峨山、四峨山三座山上也有他的祖传房产、山林、田庄。年年收租,收债都要新添粮仓。
许员我家业虽富,但他乐于施善。峨眉山麓方园几十里的穷人,可说没有一户没有得到他家益处的,因而,穷人们敬送了他一个美称:“许善人”。
许善人常说:“人生最大的欣慰是布施。”因此哪怕他施舍了许多钱、物后,良田渐渐稀少下来,但他善心不改,反而更为大方。不但乐施,而且乐于放生。经常将那些快要千刀万剁的黄鳝、鱼鳅,一篼一篼地从那些快要送餐馆的鱼贩子手中买下,然后拿到人们不易去的峨眉深山“放生沱”流放。
有一天许善人刚从那峨山上“放生沱”放生归家静卢,忽听屋后坡上人声鼎沸,喊声震天,便立刻走出大门,寻声望去,看到那山坡上围着好大一群人,倍觉稀奇,就直奔前去,想看个究竟。
他气喘吁吁地跑进人群,只见这儿围着的人里三层、外三层,围着的人有的拿扁担、有的拿木棍。打什么,看不清楚,只听得“打死它,打死它”的呐喊声。
“你们在作什么?”许员外问。
“在打一条白蟒蛇。”一个老妇掉头向他答道。
“善哉,善哉,区区小虫,何故诛之?”许善人一听说是打死生物,面带忧色,自语道。
站立在老妇周围的人一听这熟悉的许善人声音,便都转身瞧他,还很自觉地让一条道来。
不看则罢,一看使许善人吃惊不小。嘿,这哪里似一般的蟒蛇?它头似猴兽,角假鹿,眼似兔,耳似牛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鲤,爪似鹰,掌似虎,这完全像传说中的“九似”??勺邢敢豢?,他心房立刻冷了。
原来,这蟒蛇吃了人们的庄稼,它的脚爪、耳朵与我都被当地一些人敲打得不成样子了。真像一根巨大的干黄鳝(地方语,即蛇)。
这干黄鳝被打得悲惨,全身颤动,但两眼有光,不时朝周围的人闪着求救的泪珠。
人最富有情感,虽说是这干黄鳝将一路的包谷(玉米)吃了不少,但有些人还是同情于它,特别是许善人几乎心疼得要哭了,朝那些拿着棍棒的人喊着:
“人生最大的礼物是宽恕。你们饶了它吧,吃了你们的东西,我赔!”
“嗬!好罗,有人赔啦”一些人边说边放下棍棒,可多数人好像不吃这一套,说“你赔得起吗?”
“赔,我统统赔。”许员外说得干脆。
“吃了我多少苕藤??!”“吃了我好多包谷??!”“吃了我好多蔬菜??!”“吃了我好多黄豆??!”“吃了我好多爬山豆阿!”
人们报出这么多东西受损失,许善人一点不惊诧,脸不变以,心不跳,一味地说道:“我都赔钱,赔够,只要人们饶恕它。”
奇怪,这条干黄鳝发像知情似的,不再颤抖,不再畏惧,动身朝许善人那儿游去。那头不时朝他老人家望望,那眼睛还不时闪着晶莹的泪花。
许善人面慈心软,叫那些受损失的人去他家领取赔偿费。
人们正要纷纷前去,突然跑来一位老翁大声喊道:“这蛇是我的,这蛇是我的!”
“嗬!是你的就好,就请你赔哇!”有人道。
“对,快赔我们的损失!”人们吼着朝这位老翁走去。
老翁听大这这么嚷嚷,望眼一看,这沿途及周围的庄稼,确实挨惨了。“吃了这么多,我怎赔得起??!”他大为惊诧起来,转身对大伙儿说道:“父老乡亲们!你们不认得我了吗?我是养蛇大王赵小二呀!”
人们听他这么讲,仔细一看,果然是他,是那从小就爱蛇,养蛇的赵小二。人们早听说他为了养蛇把家产都“养”进去了,独自一人早已去峨眉山住岩洞,好多年不见,他已变成了老翁,人们一时认不得他了。
大家认出了真的是赵小二,受损失的人中有的心软了,可大多数仍然闹着:“赔,就该赔,你不赔,我们无粮生存??!”
“这干黄鳝怎么跑出来的?”许善人主动上前问道。
赵小二爱养蛇,许善人爱放生。赵小二多次把许善人放生的蛇买去养。因此,他们早就相识,只是当年的赵小二年轻、血气方刚,如今已是银鬓飘髯了。见许善人这么一问,赵小二才说:“这是我很多年前喂养的一条特别的小白蛇,它的长相与其它蛇极不上同,小时很怪,看不出有脚脚爪爪,慢慢长大才开始明显地变化出来的。我正要分开饲养时,不知何时私自游走了。不知我寻了多少年,直到今天才有人向我报信,说他看到一条像我喂的那丢失的白蛇长得很大,很大,下山了,我才追寻到这儿的??上质?,家穷,想弄回去,又怎能赔得完乡亲们的损失??!”
听赵小二如此道来,许善人问:“是不是我当年去放生沱放生时,你买去的那条小白蛇?只有那要小白蛇长相才怪模怪样的。”“??!对,对,就是那条,你不说,还忘了。”赵小二立刻说道。
许端听说是当年自己放生的那条蛇,又看到赵小二无力赔人们的损失,还看一那些受“蛇灾”的人们生活确实困难,便毅然而定:“蛇,你们别打,赵家要喂,可把这弄回去,关于这蛇所害的庄稼,我代赔!”
“好哇!好哇!”人们欢呼起来。
人们为生活所逼,领着许端的赔赏。这条巨大的干黄鳝游了那么远,沿途吃了那么多庄稼,大家都要求按丰收的粮食折算。算来算去,赔三赔四,许员外的家产都赔光了。
赵小二虽说聪明,可也一时糊涂。他想把这一条干黄鳝带回峨眉山上去养,说得轻巧,要吃多少东西,他想过吗?
可也奇怪,这条巨大的干黄鳝居然跟着他走,还专挑大道走,不再损害人们的庄稼。
当赵小二和蟒蛇走到峨眉山麓时,他才猛然想起自己怎么喂得起??!不禁放声哭了起来,哭呀哭,哭声惊天动地。
小白蛇拜师,大仙官收徒
奇怪,在赵小二的哭声中,大地突然刮起一阵猛烈的赤色狂风,将这巨大的白蛇卷上了空中,赵小二面前现出两堆金子,那白蟒蛇不多时飘落在峨眉山中的一个大洞前。
大蟒蛇乃是昏昏沉沉的着地,抬头一看,只见一赤发、赤眉、赤色美髯公伫立于洞中:“我自到你今日落难之时,就是你开始修炼成仙之始。吾特请显色神普渡你来修炼,如何?”
原来这赤色美髯公乃是峨眉山上的赤蛇大仙官。在凡间,一切生物,都可引去潜修成仙。
峨眉山上大大小小一百零八个洞,好些洞内都有动物被他引去苦修精炼而成仙升天的。有的早已升天而去,有的正在苦修苦炼,巴望有朝一日也成仙云游四海而结诸般胜果。
这巨大白蛇,本来是赵小二养着的,因它有一天出园游玩被绿蛇大仙引去修炼,每天长速很快,与其它生物不一般,竟像巨蟒蛇一样,浑身长满俗气。
于是,那天它鬼使神差的要去寻那当年放它生路的许员外。
由于它多年未食人间食物,竟经不住七寸长喉奇痒,生吞活剥地吃了老百姓那么庄稼,险些被乱棒打死,欣逢善者相救,又遇赤蛇大仙官荐渡,这何乐而不为!
于是,大白蛇朝大仙官点头七天,表示虔诚答应。
大仙官看它有诚意,便向它洒了七点香水,拂尘一挥,大白蛇变小了,然后随仙官游进洞去,左转右转,被指定在第七十二仙床修炼。
欲想修炼成仙,非微力而至,非外痛筋能,肉冬骨髓不可,知般苦难,万般折磨,也非凡人所能想到,单说那九九八一变,就难熬下去,可这白蛇熬过去了,而且修炼得很是成功。
一天,白蛇修炼之余,出得洞外不远处观光,只见大峨山,山峦层林尽染,彩云飘渺,金顶上佛光普照。它知道,这是金顶在放光芒,而且是极不容易见着的。白蛇心欢愉,便又朝前游动几许远,忽见坎下有颗珠子在一上一下地升沉,不时闪着七彩霞光。白蛇经过初步修炼早已能变大变小,能伸能缩。出于好奇,它将身体晃了三晃,身子长长地往外一伸,只见一只黄皮青蛙在炼一宝珠,不时从口内吞吐。
见此情景,白蛇心想,这小小青蛙还玩宝珠?便趁它不注意时,轻轻伸出头去,强口接了过来。
黄皮青蛙专心修炼,一时无了宝珠也没留意,可再三下去,往上瞧宝珠时,哪里还有一点点影子呢?它急忙出洞往上跃,跳到坎上寻找。这白蛇精灵,吞了宝珠,身体一缩,越变越小,小得滑进一个树桩的空洞中,躺在一片树叶后面。青蛙找寻一阵,叹气而归。
黄皮青蛙跃下坎后,白蛇悄悄地回至洞中,将那没吞下肚的宝珠吐出。细细观赏,觉得这宝珠奇特,朝空中每抛一次就变化一次,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加,变得越是光辉灿烂,不禁继续玩了起来。
黄皮青蛙若失去宝珠就少了千年修炼道法,心中好着急??!跃上跃下找寻一阵,找不到就变成一只山雀飞来飞去找寻。
当它飞到坎上面白蛇洞前的树枝上东瞅西寻时,忽然发现白蛇在玩自己那失的去宝珠,便立刻从树上跃下变成黄皮青蛙,伸出前爪去抓那宝珠。
说时迟,那时快,白蛇看见一只飞鸟突然变成青蛙,一惊,不慎宝珠滚出手掌来了,好急忙收回不放。
眼见就快追回的宝珠被白蛇紧紧拿着,黄皮青蛙急了,摇身一变,变成一只大大的黄鹰欲啄小白蛇。
不料,这白蛇瞬间变成巨石要向这鹰砸下去。就这么三变两变,当黄鹰正要丧命时,赤蛇大师官凑巧来碰上了。他转动法力,制止了这场鹰蛇混战并令它们各自回洞修炼。仙官这令不得不从。白蛇还了宝珠,黄皮青蛙谢了白蛇。
白蛇修炼迅速。一天赤蛇大仙官来到洞中考查了白蛇炼功,觉得它的功法倍增,便有心试试,叫它到二峨山上采下金灵芝,三峨山上取下银灵芝,四峨山上取下铜灵芝,三天之内一齐栽到大峨山(峨眉山)巅金钢嘴上的“灵芝坪”。
二峨山、三峨山离大峨较近,四峨山离大峨山又那么远,要介平时那么游走,白蛇一年恐怕也办不成这事,可它有些仙法,三天时间刚到,赤蛇大仙官去山巅观看时,那三种灵芝草已在那灵芝坪上长得活鲜鲜的了。
赤蛇大仙官好不欢悦,又教了白蛇的九九八十一转仙法,再有一十九转法就可变成人模样。
这一天,不知怎么搞起的,白蛇突然感觉身体不舒适,脑壳发胀,全身发麻。正在此时,那赤蛇仙官令它去大峨山后面一大沟中炼“脱身法”。
仙官的命令,绝对服从。白蛇上路了,而且只许它快速游到,不能变法前进,还要机智巧妙地躲过人们的眼睛。
这可苦了白蛇,不但要应付身体不适,还要专择有树木掩蔽之处前进。这还不说,当它游至那大山沟中时,身体突然变大,大得那山沟里的水凼刚刚装下。白蛇一船躺到水凼中,赤蛇大仙就赶到了。他令白蛇前后左右翻滚七七四十九次,上下跳跃九九八十一回,还要复述前功后法三七二十一遍,然后才回大峨山洞中,待雷音洞中雷声传讯,方可列入仙班。
白蛇又不知炼了多少时间。
有一天,峨眉山巅雷音洞传出七七四十九记雷声,一记雷声则是一百年,白蛇听后知道修得正果的时刻到了,便从下白龙洞口游出,去至金龙洞辞别赤蛇大仙官,便回到洞侧山岗上,拜别四方山神,然后施展法力,一缕白烟腾空,层层雪白的蛇衣纷纷褪下,又一缕白烟腾空后,一位白衣素装的姑娘婷婷玉立在山岗上。
西王母庆寿 白树珍上天
凡人都有名有姓,蛇变成人后该叫什么呢?
好一会儿,她想到,自己蜕变成人时,脑子里不断闪着白色,便取姓于白。由于在一根大楠树下蜕变的,而且第一眼看见的是一粒珍珠般的、闪闪发光的圆石,便取名白树珍,后人写成白素贞,那是音同字不同,传讹了的。
白树珍回至洞中,观看了一切都是陌生的。赤蛇大仙官早已变成普通老翁在那儿等着,在不知不觉中,白树珍随他前去洞中看了仙景,体验了仙人生活,去了洞中人间,观了人间生活习俗。一晃就是三天过去了。
三天刚到,恰是天宫西王母娘娘的寿诞。
这天,南海观音菩萨去邀东海龙王的女儿海丽一道向西王母贺寿。当他们飘行在峨眉山巅上空,看到这儿有一佛地飘浮在云端之中,觉得这并非凡地,便降下云头歇息在这山峦极佳处。
白树珍多年修炼,仙法独存,神智聪慧,刚出洞后就感知有贵客降临,便沿仙气寻去,向观音与海丽献上峨眉圣茶。
观音视其聪明美丽,心地厚道,便有心思带她一道去与西王母祝寿。观音问:“有水没有?我瓶中无多少水了。”
白树珍:“我马上去给你取。”说完立刻接过净瓶飘然而去。白树珍先到白龙洞外,看那潺潺的溪水颜色与瓶中余水的颜色不同,没取。然后又去至清音阁下,想取牛心沱的水,可了闻气味,它也不与瓶中的水一样。因此,她才知这净水是难找到的,而且必须付出艰辛才能取得。
她八方寻找起来。
终于累得精疲力竭,才在峨眉山神水阁的岩上,小凼里找着了这水。这儿环境特别,水从大山石缝深处慢慢流在悬岩大石面上一小沟里,水沟中有一天然小石凼,有小碗那么大,水流这儿才流下山岩去。白树珍看了看,尝了尝,闻了闻,完全与瓶中水一样才舀进净瓶。
观音看到她取回净水,一点苦都不叫,心中非常高兴,说道:“咱位一道去给西王母贺寿吧。”
白树珍当然欢喜。于是,观音与海丽喝罢茶,观完景,还去三峨山、四峨山看了兰花。临走时,还特地去二峨山游了猪肝洞,便携白树珍驾起祥云直往天上而去。
西王母庆寿,今年定于晚上凌晨子时三刻,观音一行赶去恰是宴请时辰,可在座位上没有排上白树珍的席位。
这区区小事本不该王母知道的,可正在让坐时,西王母刚从庭阶下来遇见,观音忙禀出来由,弄得白树珍好不紧张。
西王母仔细一看,这娘子善良纯情、婷婷玉立,又是这次贺寿中年纪最小的,便令杂役用小凳安排在她坐的八龙桌旁。年年岁岁一个样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这年贺寿的仙官与往年相比,增加了不少。仙山要仙水朝贺,仙人要有仙人来朝贺,这平白无故的又来了一位客人,怎不叫西王母欢喜。她不断地向在坐的引荐这位小客只,还不时向小客人请菜,还向宴厅上的客人荐举说:“这是白娘子。”
白娘子受到天宫中的热情款待,本该高兴下去的,可她突然想起心思来,脸上飞起朵朵愁云。王母详问其原因,她才说是要去寻找许端报恩,但又不知许端在何处。
为啥不寻别人,偏要去找许端,王母与在坐的人不解,白树珍只好道出了缘由。说出了许端两次救她生命的经过,这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,八方土地神听了都受感动,他们纷纷查寻,终于查出许端早已安详病死,只有一后裔许仙现在峨眉山麓开药房。白树珍一听说,马上就要走,可被王母娘留着,在天宫中歇了一夜。
说是歇了一夜,实际上才几刻功夫,东角天鸡的晓,白树珍匆匆起来告别了观音与海丽,她们都要留白娘子多歇几天,可她寻人报恩心切,定要走。观音与海丽叫她以后去南海、东海游玩,彼此说了许多话后白树珍才脱身去辞别西王母。
时间虽短,可西王母对白树珍有了好感,叫她带点东西下凡间找许仙,可她不要,王母就说:“知恩者,虽在生死,不坏善根。” #p#副标题#e#

白树珍报恩 许官人救民

天上有瑶池,人间有仙山。白娘子步出南天门,凭借仙力飘然而下,很快到了峨眉山麓。这仙山脚下那么宽、那么长,可到何处去找许仙呢?
她为了方便,化成村姑模样走到马路桥头问一老翁:“请问许仙在哪儿开药店?”
“我不知道,请问别的人。”老翁答道。
白树珍又往前走了很远,看到一青年从山上走下,便又去打听许仙住在何处,可这青年看了她几眼后,魂都没有了,两上眼睛直转,他已看上她了。聪明的白娘子觉得不对劲,便没再等对方答话,巧妙地脱身朝前走。
原来这青年是青蛇变的,他在黑龙潭修炼。因她道法还没有白娘子高深,没有看出王树珍是真村姑还是假村姑,只见这村姑美,从心底里看上了她,但对方不理,只好暂时作罢。
晚间,白娘子为难,便请来当地的土地神,请他们告知许仙的详细住处。土地神说:“明天是峨眉山的朝山会,你到报国寺山门外去看,那儿有看耍杂的,在那庶民中有最高的则是。”
第二天,白娘子仍扮成村姑去山门寻许仙。只见这儿里三层外三层地正观看那河南来玩杂耍的表演。
玩杂耍的有头顶碗的、有钻火圈的,有口中吐纸条的,有一只手能举两个人的??墒前啄镒幽挠行乃脊凵驼庑┚实慕谀?,两眼滴溜溜地寻人。
白娘子在观众中看这个不高,看那个又矮,寻来寻去,终于看到那西南角下有一位独一无二的高人。一问,果然名叫许仙,她仔细一看,原来他用箩筐转来叠起,踩在筐底上面看杂玩,当然比众人高。许仙见一个女子向他打听名姓,很不好意思,便跳下箩筐就走。
原来,许仙在高桥旁边开了一药店,他要进城买中草药。因为来这儿方便,看了一会儿庙会被白娘子打听,似乎提醒了他,所以迅速走了大道,朝城里赶去。
白树珍跟着许仙走了一节路,许仙不理她,她就摇身暗暗一变,变成本来的面貌拦着许仙的去路。
许仙一看,这位天仙般的娘子来挡道,便要绕道走,可娘子怎能让他,便将来由说明,还问许仙有何难处,她可帮忙。
“私恩不重要,只是黄湾地区瘟疫流行,一些百姓受灾,十分惨然。”许仙接着说道,“我上峨眉山扯了草药,又去城里买了些官药,虽有好转,但没医断根,人们还不能下地里干活。”
“好吧,明天我们一道上山去扯。我识得好些草药可以治瘟疫。”白娘子道。“那,明日就在此地等你。”许仙说。
“一言为定。”白娘子道。许仙进城买药去了,白树珍一人朝峨山上走去,想找个“道观”歇息。
她上山走了一会儿,突然一青年拦着她,说道:“我乃青蛇大仙的儿子,大家叫我青儿,自从那天见你一面后,我日夜都在想你。听来者这么一讲,白娘子启目一看,果然是那天刚下山时遇见过的那青年,心中很是奇怪,怎么今日会相见?还说些难听的话,便不理睬他,径直往前走。
但是,青儿怎肯放过,继又追上前去,白娘子突然用一个障眼法,摆脱了青儿,独自朝山上走去。
第二天,许仙准备好药锄到约定的地方等白娘子,没等一会儿,白娘子就来了。两人相约上了峨眉山二逗岩、七星坡扯了很多草药,这些草药的用处许仙从来不知,今日收获很大,心中颇高兴,对白娘子产生了好感。
可惜,他们刚走不多久,突然下起了大雨,两人就去那岩洞里躲。这岩洞不大,只能躲两个人,那草药不好放,两人你争着遮药,我争着遮药,许仙见白娘子很爱惜药,对她又增加了些好感。许仙道:“白娘子家住什么地方?”
“我没有家,又无父母。”白娘子答道。正在这时,雨停了,两人背药下山,一路上你扶我,我牵你,渐渐产生了感情。
他们回到高桥药店时已经天黑了,许仙母亲看到一女子与儿子同归,心中好不欢悦,忙弄饭给他们吃。
在吃饭时间,许仙娘得知白娘子是专为当地人们治病而不怕艰辛扯芭,还送药到她家的,心里格外高兴,问个不休。
第二,天刚亮,许仙就持药去那些被瘟疫所害者家治病,可惜这药不够发送。当天下雨,计仙又与白娘子撑着一把伞都上山去采药,去得迟,比头天还得多。
第三天,计仙就同白树珍一道去那些行路难的人家发药,看到那些人渴望早日康复的心情,他们十分感动。白树珍对病人们说:“人最大的财富是健康,你们要爱护自己的身体。”并一一细细地询问,一一细细地给病人讲怎样药,怎样调理自己,病人十分感激。第四天,有很多病人已好,纷纷来,计仙很忙,白娘子也累。好些天,她一人也上峨眉山扯草药。
这天,白娘子又要上山扯草药了,计仙说:“那些病人几乎好完了,可以不再扯??茨憷鄣霉挚闪?。”
“我累点怕啥?只要那些病人的痛苦解除守,我就欢悦了。”白娘子说完又坚持上了山。
白树珍添妹 许官人娶妻
白树珍背上药篓、携上药锄来到黑龙潭采药,恰碰上青儿不好好修炼,出潭游玩。“娘子有请”青儿上前说道。
“少来这一套,有何事,快讲。”白树珍说道。
“请到我潭府去玩,别无它事。”青儿道。
“我要上山采药,没空。”白娘子说完径直朝上走去。
“这不行!”青儿说话时,当啷一棒击落了白娘子手中的药锄。不料青儿会这样莽撞,白娘子有点生气了,说道:“你要动手脚,可以奉陪。”
“战不赢我,就做我的妻子!”青儿竟然吐狂言,真不知人间有耻辱二字。“战败了你,你就作我奴婢。”白娘子道。
“一言为定,峨山作证!”青儿道。赓即,白娘子将药锄、药篓往草丛中一塞就准备决战,可青儿趁她放东西之机,扯了一根笔杆草变成一根七节钢鞭向她击去。
说进迟,那时快,白娘子听着风声不对,顺手掰了一节树枝变成一柄 九节金鞭一接,把那钢鞭挡在三里之外。青儿徒手上前还击,几十回合也不能近身,便摇身一变,变万一只青猴,飞快地前去捡那根七节钢鞭。
青儿满以为这钢鞭在手就可变花样将白娘子制伏。
这白娘子怎肯让他阴谋逞,挥动金鞭上下左右还击,青儿佯装退却,白娘子早已看在眼中,不予追击,弄得青儿只自己再次上前使上一个“回马鞭”。白娘子亲身向左,那钢鞭击在一个大石上,晃了几晃。青儿用劲取回,握着向左击去,可是,白娘子早已亲在右边坡上,用金鞭蜡烛晃一下,轻轻击了一下青儿的手臂。青儿知道这是对方的忠告,可他不管这些,将钢鞭收回朝白娘子的头上击去,白娘子头一偏,那钢鞭悬空。白娘子的金鞭击去,青儿变还原形,将钢鞭一挡。
他们这样斗来斗去,只见这峨眉山腰树丛中金光耀眼,银光闪烁,霎时间天昏地暗,相互不知施了多少法力,青儿按捺不住,只好朝山下退却,不愿败在眼前。
白娘子见这种情况,本想不再追击,但又想到青儿已两次三番地死搅蛮缠,若不取个胜败,他怎么会善罢干休。
于是,青儿以为白树珍不会真的追去,退得较慢,白娘子很快追着,两个又斗了起来,白娘子从半空中跃下,一鞭击中青儿左手,想让他右手去护痛,认输为定。岂知青儿不惧,皱了两下眉头,以手还击白娘子。
白娘子不谙青儿到这时还能妨痛还击,青儿的钢鞭差点儿击有她的右胸上。谁知青儿一蹲,两脚前移,白娘子双手悬空。她心中无名火起,紧握金鞭击去,青儿将钢鞭用劲一挡,“当啷”一声,钢鞭尖端被击落一节。
青儿的钢鞭被击去一节,手都震痛了,他仍坚持你来我往,左右开弓,白娘子岂能不应战。
不多时,青儿招驾不住,转身往山下而逃。
这一逃,就逃至山麓的罗目沟,白娘子才追上他。白娘子心想,这家伙逃跑功夫还不错,便跃上前,挡住他还往前逃走的退路,于是两个在这河畔上又大战起来。
不多时,青儿的钢鞭又被击落一节,他又想逃跑,白娘子早有防备,一个箭步跃 去,左手一掀,差点点将青儿掀一跟斗。青儿偏侧一晃,站将起来,右手持鞭迎战。
青儿又急转身耍了一个“梅花鞭”,白树珍立刻来个“蛇龙戏水”,只见那只金鞭弯弯曲曲,曲曲弯弯地直刺青儿心中,但白娘子又故意不击近他身,惊得青儿虚汗直冒,脸上青色。白娘子心想,我看你表面镇静,内心已恐慌了。青儿这时想到:“我看今天不仅会输在这女流身上,恐怕还会死在这女流手上。”想到这里,青儿耍鬼花样了。
当白娘子第二次“蛇龙戏水”进击,还没退回之机,青儿虚晃两鞭,故意把白娘子的两眼弄花,然后手持那余下的四节钢鞭往上一挑,对方不谙他如此这般,差点被他将金鞭挑断,幸好白娘子心快、手快使了一个“退硬功”,金鞭成软状,一节都未断。白树珍想,这家伙太坏了。这样让他,他还执迷不悟,老是这般斗下去有何益处?
于是,白娘子使了一个“ 金线钓芦葫法”,将金鞭往空中一抛,纵身腾空接住,然后迅速往下一击,青儿闻风,头朝左偏 ,金鞭击在他右肩上;头朝右偏,那金鞭又狠狠地击在他左肩上。就这么左击右击,青儿双手抱住肩,疼痛难忍,蹲下去了。
白娘子满以为他该投降认输了??墒撬乖粜牟凰?,一个腾跃朝二峨山方向逃去。说时迟,那时快,白娘子从身上扯断一根白纱,对它吹了品气,那纱立即变成一根长长的铁链,从空中飞去,慢慢从云中落下将青儿缚住了。白树珍走上前去说道:“怎么办?”
“自作自受。”青儿大声地说道。
“好!还有点男子骨气。”白娘子道。
“应该说话作数。”青儿说完就地转了七下,一股青烟腾空,立刻现出一个女奴似的人,只是那双手粗粗的,白娘子摸了几下,才变得又白又细了,性情也变温和了。
白娘子身边多了一个奴婢,可她认为这样称呼不好,青儿小一岁,唤作青妹方便些。两人一道回转山上,白娘子寻到药锄、药篓,两人一起挖了许多药才下山。
他们俩回到许仙家,许仙与母亲正在着急。许仙已三番五次到桥头上盼望白娘子归来。白娘子只好讲,她去接青妹来。许仙见今天的草药比往天多,非常高兴,急忙给病人送去。
不几天地,那些得瘟疫症的人都好了,许仙的药店又恢复正常的秩序,平时常有人来拿药看病,有时白娘子也上山去帮助扯药治病。
一天晚上,青儿与白娘子共坐观看牛郎织女星。青儿把牛郎比作许仙,悄悄儿地附在白树珍耳边说:“那织女星则是姐姐。”说得白娘子面红耳赤,追打着青儿。
这天,许仙同白树珍上峨眉山挖草药,由于山下那么多染瘟疫证的人都已治愈,用药不多,他们有山上玉妇池畔挖了一药篓就转身下山了。
一路上,白娘子争着要背药,许仙坚持要自己背,生怕累着她。白娘子心里更怕累坏了许仙,才走不多远就佯装走疲倦了,叫许仙歇会儿,观观峨眉山风光。
于是,许仙只好放下药篓,两人坐在石头上歇着,旦见这儿山花烂漫,溪水潺潺,小鸟啁鸣。
不久,他俩渐渐看入迷了。
他们好象慢步走着走着。走近一小山峰,这里到处开满了杜鹃花,到处都溢着杜鹃花的芬芳,红的一片片,白的一簇簇。他们既不忍心踏着白云走,因为这花白得太纯、太洁。
走不多久,路边悬崖上一扇大石门自开,里面走出一位童颜白发的老人,手拄根龙头拐杖,两旁有一男一妇陪着。老人笑着说:“我知道你们要来,欢迎你们。”
许仙、白树珍十分诧异,正想问什么,那老人不待他们开口,就引着往里面走去。
又一扇园门自然开了,眼下如同白银铺地,许仙与白娘子不约而同地抬头一看,只见洞顶上有明月、繁星不时闪烁,旁边有流水。他们沿着流水上的小桥走过去,那老人叫他们在一棵大树下落坐。
一会儿,仙乐升走,有金童玉女手托赤色盘子,盘内有一条红丝绳。老人问道:“你们可愿系同心绳,白头偕老,爱情坚贞,永不变心?”
许仙、白树珍互相望了望,看了看红绳,点了点头。老人默默地拿过红绳,红绳中间有一朵芙蓉花。许仙、白树珍一人牵着一头,老人祝福:“愿天上人间,有情者都成眷属。”
金童玉女正要扶着她们进进而屋,老人手一挥道:“他们只要进去后,就不能下凡界了。”
“那不行!那不行!”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,一惊,醒了。
许仙、白树珍睁眼一看,原来都在这花丛中的大石上坐着。两人把刚才梦中所见一讲,都笑道:“可算同地共梦也。”
两个没再谈下去。当他们走到灵岩寺外,见一香客出来。香客一见白树珍,眼睛睁得大大的:“这不是那白蛇变的白娘子吗?”
原来,这香客乃是黄皮青蛙精所变,并非普通凡人。因为白蛇在峨眉山上修炼时,他们曾为仙丹“宝珠”斗过法。
香客认出了白树珍,但白树珍没有留意他的来历,旁若无人地与许仙一道朝山脚许家湾走去。
晚间,香家想起白天见了白树珍的情形,回忆起在山间修炼仙丹所遇的那一幕,为了证实一下,第二天便去找白子,东问西部,终于到了高桥。一打听,都说白树珍是个好人,她与许仙、青儿等治了不少病人,为人解除了痛苦,使一些病危者获得了健康,而且能下田种植了,他们使得一方平安,百姓极端喜爱他们。
这香客,现名刘昆,住在峨眉山腰鬼谷洞,以五通金山寺为据点,做香、送香。他听人们如此道来,觉得白蛇变人后,心儿好,与人为善,心里爱上她。
许仙和白树珍坚持扯药、治病,有时青儿也帮助扯药、治病。不久许仙经青儿说合与白树珍结为夫妻,青儿就侍候着他们。 #p#副标题#e#
大帝问津,树珍落难

有一天,玉皇大帝从南天门下凡巡查,到了峨眉山峦,得知白树珍已与许仙成亲,觉得这是犯天规天条,而且有害许仙。
玉皇大帝临别峨眉山时,恰遇有些仙法的刘昆去寺庙送香,玉皇大帝说出实情,就令他去想法解救许仙。刘昆明了真谛,就暗暗不喜欢白娘子了,择日去找许仙,恰是四月下旬,离五月端阳不久了。许仙这天去天景湾治病回家,刚走到马路桥旁,刘昆上前:“许仙请听。”
“有何贵干?”许仙道。
“你家娘子乃蛇妖所变,端阳吃雄黄酒时,可劝她喝醉。”刘昆说完,不等许仙答话,飘然而去。
刘昆走后,许仙觉得甚是奇怪,我家娘子好好的,怎么会是蛇妖所变,莫非他认错了人啊。
晚上回至店中,许仙虽说不信那人秘言,心里暗暗观察,可白树珍对他毫无二样,情感与日俱增,许仙也就不管了。
这一晃就是三年过去,刘昆正为五通桥金山寺送香,来来往往。许仙对妻子是蛇妖的事渐渐淡忘了。
有一年,阳春三月,春光明媚,许仙、白娘子、青儿三位到人称小西湖的五通桥游玩。俗语只有“四通八达”,可这儿怎么叫“五通”,因为它可以通东海龙王宫,乃神仙龙子龙孙常来之地,所以百姓叫此为小西湖仙景。这儿有百花争妍的花溪,有观山望景的“四望观”,有供人游玩的“菩提山”。
这么多,这么好的美景,许仙看个不够,白娘子赏个不完,只有青儿不大爱赏景,有时心急火燎的,催着快些返回峨眉。玩了一天,太阳偏西时他们决定离开五通了,可许仙看到菩提山上的菩提草是一种好药材,便去扯了一大包,你拿一程,我拿一程,天已降下帷幕,他们才回到许家药店。
这几天来药店求治的病人很多,许仙、白树珍、青儿都无空闲时光,那五通的“菩提草”很快用完了,许仙叫娘子与青儿在家帮助治病,自己独自一人前去五通扯药。
来到菩提山,许仙不顾劳累扯了许多药草,背上背着,肩上挑着,走不了多久就要歇会儿气。
这天,刘昆刚从金山寺下五通一小庙去送香归来,途中巧遇许仙负药歇气。刘昆说:“你那天庭上已布满妖气,快到那金山寺内去解脱。”“我要拿药回去。”许仙道。
“我是奉了玉帝之意来?;つ愕?,快快走吧。”刘昆着急地说道。“我死也不从!”许仙回答得坚决,而且那一双手牢牢地护住沉重的药草。
轰隆一声雷响,半空中突然下来两个天兵,强行将许仙带到金山寺。刘昆叫人端来斋食与许仙压惊,还说道:“这是天意,快快吃吧。”可许仙早已魂飞天外,似惊弓之鸟,对这些上等斋食不屑一顾,闷闷地坐在床头。
一晃两天过去,这许仙还没回峨嵋,白娘子与青儿在店内着急,第三天他们一道沿着常走的道路寻至五通菩提山上,支没有踪影,又沿道东问西问,才听说,在石头桥上有人看到一堆草药,白娘子以为许仙滚到河中,便施法传问河神,河神不知,使得她焦急万分。
白娘子、青儿计谋一阵,她们以菩提山为中心,四周扩大范围寻找,终于在金山寺找到了许仙的下落,可是刘昆将许仙藏了起来“消灾”,对白娘子说道:“许仙不走了。”
“念我们夫妇之情,还是放他出来。”白树珍说道。
“不能,万万不能!”刘昆道。
“你不放人,我要把这金山寺烧了!”青儿道。
“这是天上玉帝的旨意,许仙是不能回去了”。
白树珍见青儿怒气冲冲,怕惹出事端,便悄悄地示意她退后几步道:“事到如此,退后一步自然宽,我们离开金山寺另想法救许仙吧。”青儿一向很尊重白树珍,便气呼呼地与她一道离开了金山寺。
海龙女相助 许官人脱险
且说这一天东海龙宫的龙女海霞与一随侍蛟蛟,前来小西湖五通游玩。她们观了龙舟抢鸭和河灯飘渡后,便到四望观一边歇息,一边观山望景。
事有那么凑巧,白树珍与青儿也在这四望观歇息,而且她们无心观景,正在商讨怎么去救许仙,还不断对刘昆发出愤慨,这龙女海霞貌虽美、心善,但她不知道这白娘子是她小妹白瑕所变,听到人间还有如此拆散夫妻之事,心中忿忿不平,就大胆地追问了一番。
白娘子见海霞姑娘并无恶意,应将“事端”从头至尾地讲述了一遍。海霞道:“害人者才是妖孽,你只不过是想当一个人,想有一个正常人的心肠,我应支持,待我回龙宫搬兵前来助你一臂之力,如何?”
“对呀,太妙了!”青儿情不自禁。白娘子前后思索了一下,一时也别无它法,便点头,说“那谢谢霞姐了。”
“那么,你在金山寺外等我们。”海霞说完,就与侍女遁去。
对于海霞她们能否搬到什么兵将,白娘子一时没多想,想到许仙,便慢慢地去金山寺,刚等一会儿,海霞没等到,却等来了五通桥河水猛涨,霎时间水漫金山寺。
见此情景,白娘子大声呼喊:“许官人!快出来,我们一齐跑!”
“水漫金山啦!快走吧!”青儿也喊。
眼看水涨得极快,她们边喊,边朝寺门冲进去,法海和尚闻声出来一看,赶忙将袈裟拿出挂在门上,怒视着水位。
白娘子与青儿在门外又高声呼喊许仙,要他出来一道回峨眉山。不知她们用了多大的劲,才喊应了许仙。
许仙越窗跳出,看到白娘子泪流满面地呼唤他,心都碎了??上Я趵ト圆蛔妓且坏阑厝?,叫两位大力士拉着许仙。
白娘子看到许仙受阻,更恨刘昆,巴不得那海霞快点助力,东张西望一阵,方看到一老者和一少年从远处水中冒了出来,径直走向刘昆,说道:“快放许仙归去!”
“我要与娘子一道回去??!”许负在旁说道。
“她是蛇妖!”刘昆说道。
“是蛇妖我也要与她一道!”许仙道。
白娘子听到许仙这震动心肝之言,更加热爱许仙,便说:“刘昆,你就让我们团聚吧!”
“对,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,百年和好。”那老者进一步上前说道。“人与蛇不能成亲。”刘昆道。
“白娘子乃非同一般,何必归罪于她?”那老者据理力争。
“不放许仙!就是不放许仙!”刘昆吼道。
这时,突然出现“轰!”一声巨雷之音,这刘昆不见了。
白树珍启眼一看,那老者,那少年也不见了,水慢慢退去,法海和尚送出许仙,她终于与许仙团聚,在惊恐中的许仙与白娘子、青儿一道从五通方向,沿着退去的水位,朝峨眉山走去。
当他们走到五通桥,看到水中冒出那位老者,许仙上前道:“多谢老人相助!”
这句话才提醒了白娘子,使她想起了海霞姑娘回去搬救兵一事,忙说:“我曾在这儿也遇上了个像你这样的好心人,她叫海霞。她已回去搬兵救许仙。”
“她是我们的公主,就是她叫我们来的。”这位老者说道。
这时候,水位又退了些,只见中露出一块奇怪的石头,那老者指着石头说:“这就是那少年变的,它将刘昆拖去龙宫问罪,不料在这儿将刘昆拖死了,刘昆死后已回峨眉山鬼谷洞。按龙宫的法规,少年没送回刘昆该被斩,只好不走了。谁知巡察龙差到此知道,它没逃脱命运,因为少年是一乌龟精。处置在此。你看,已变了乌龟石了。”
白树珍一行,仔细一瞧,果真不假,都一齐说道:“多谢老翁,多谢少年。”“大可不必谢我们。”老者说着,飞身往水中遁去。见此情景,大家惊了。许仙道:“我们遇上仙人人。”
“是呀,我们还是快回峨眉吧。”白娘子道。 #p#副标题#e#
白树珍显法 老恶龙归天

白娘子、许仙一行从五通回到峨眉山麓,只见这儿人声鼎沸。人们正叹息着:今年出现了少有的天旱,百姓栽下的秧苗都快干死了。据说山后龙池湖中一条巨龙出来吞云吐雾,把空中的雨云吞了,太阳晒得火辣辣的,好多禾苗都晒干枯了。
许仙道:“我去把这孽龙斩了!”说着说着就更前换鞋想走,白娘子拦着说:“别急,遇事三思而行。”
“我们一道去看看吧。”许仙道。白娘子知道许仙心善力薄,对付那么大的孽龙是不可能的,便说:“青妹,你就在家中协助抓药治病,我一个人去龙池湖看个究竟。”
白娘子独自前行,不到一刻功夫就到了龙池湖。她仔细往四方八面一观,只见这儿瘴气冲天,臭气难闻,空中云彩少见,阳光多临,附近禾苗干枯,池中孽龙逞凶,一会儿“呼”地一声,臭气上升积聚成雾,一会儿“哗”地一声,空中稀疏雨云被它吞去。
看此情景,白树珍心中似火焚,恨不得斩它七寸蛟颈,砍它八寸喉项,可孽龙有七七四十九丈长,娘子怎能动武?她往那龙头一望,只见峨眉山巅上的一层黑云也被它吞吞吐吐,这时候,白娘子心中一急,计从心来,道法顿至,凭借身轻之便,飘至峨眉山巅金顶,藏至一大石头后观望。
她站在那里能看到龙池湖中的孽龙,可湖中的孽龙望不到她站的地方。她看到这孽种不时张开血盆大口往这方向吞吐云雾时,便随手掰下金刚嘴上的七枚大石,一齐抛入云层中,那孽龙吞云时,一不留神,竟吞了进去。那石块八方如刀削,刺进了它的喉咙管。这孽龙不知疼到何等厉害,东滚西滚,一命呜呼。
白娘子眼见龙池湖太平,心中高兴,便在峨眉山巅头游了片刻功夫,只见这儿风光甚美,百花争研,特别是那金刚嘴上金刚石旁的灵芝草长得十分茂盛,还不时闪着异样的光彩,发出阵阵幽香。她欣赏了一会儿,想到许仙、青儿一定在盼望着自己回家,便急急忙忙下了山。
许仙、青儿在家已听到龙池湖孽龙的死讯,但未听说是谁的功绩,但他们心中明白,可又提心白娘子有危难,正在焦急时刻,白娘子安然而归,大家上前问长问短。白娘子也一一诉说了斗孽龙的经过。
“彭!彭!”忽然有敲门声传入,青儿开门而看,大吃一惊,忙问:“有何贵干?”
“我要找白树珍!”来人是个和尚,大喊大叫道。
白娘子听到大喊声,心中感到奇怪:“找我干甚?”白娘子道。
“你到金顶来得好!你掰石头,把佛寺背后的钟台掰垮了,大钟掉下了摄身崖!”
白娘子恨自己一进精心大意,竟将那金刚寺后的台脚石块掰动了,惹出了后患,忙说:“不慎损寺庙一景,还望海涵。”
青儿说:“我家白姐是掰石头打孽种为民除害,又不是为自家安乐!”
“我家赔,则罢。”许仙恳切地说道。
“该赔就赔。不过,我们前去看看再说,耳听为虚、眼见为实。”白娘子说完,就催着和尚快走。
“走就走,还未必骗你不成。”和尚说后,大步流星地前面开路。奇怪,当他们来到金刚寺,看见那大钟完好地放在原处,只是钟台外一些石块没恢复。
“赔钟之事则了。只是你与许仙不能成家,你别回去了。”和尚突然摇身一变,还原成土地神,说道。
“你要咋样?”白娘子没想到会这样,惊奇地说道。“龙只能与龙类相配,虫只能跟虫类成家。你还是回你的白龙洞,许仙仍开她家药店。”土地神说。
“青儿呢?”白娘子问。
“你走了,青儿自然去矣。”
“可我怎能舍得许官人,我一去,他会气死。因而我不能离开他。”白树珍说道。
“他不会气的。”
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?”
“那么,你回去,终有不注意之时,他看到你的原形,会把他吓坏的,”“我真的要与他相依为拿,我实在是难舍难分。再说,我所欠的债,最大的债务是人情债。”
“娘子,快快回家!”正在这时,许仙、青儿出现在金顶岩畔。“土地神,告辞了!”白娘子说完,欲与许仙一行下山??赏恋厣窭棺潘堑娜ヂ?。
“我们之事,你别管。”白娘子道。
“那,你们后果自负。”土地神道。
“娘子,快走罢,别与他罗嗦。”许仙道。
端阳节现行 白娘子盗草

白娘子与许仙、青儿离开了山巅,回到店内已夜深了,可还有一些病人等待着治病。他们不顾上山下山劳累,急忙给病人看病、拿药,一直忙到了晚间子时三刻。
第二天,许仙知道端午节期间扯的草药易晒,易存,便又上二峨山去扯;白娘子与青儿就忙着晒药。
不几天,端阳节到了,许仙一早去扯了些陈艾、菖蒲,还上街去买了些酒、肉、雄黄,都说大家辛劳了,该过一个节日。
“逢佳节,饮美酒。娘子为百姓除病费心费力不少,我们当敬你五杯的,可我心疼娘子你,敬你三杯。”许仙道。
“白姐从不喝酒。”青儿在旁说道。
“啊,青妹也不样辛劳不少,我也该敬你三杯。”许仙端着酒杯,转了一个方向,说道。
“并非我要你敬酒,你何时看到我们喝酒?”白树珍趁机说道。
“作罢!作罢!你们一个二个都不愿意喝,我一个人喝!”许仙有些生气了,端着酒杯,一饮而尽。
“别多心,我们实在是没喝过酒?”白娘子恳切地说。
“好好!我喝。你们不喝。”许仙脸上不光彩??蠢?,他有些生气了,白娘子忍住声,叹息了两气。
许仙喝了几杯,白娘子、青儿为缓和气氛,各敬了他一杯。他没多说什么,下午还到邻居家走了走,叫大家趁端阳节这天百草都是药,多扯些来煎水(熬水)洗澡,对身体有益。
晚上,许仙又劝白娘子喝酒,还说:“娘子,你今天不陪我喝几杯,就不懂人情,就不睡觉了。”
“官人,你自个儿喝,我们陪着你也一样嘛。”白娘子道。
“好嘛,我喝,我喝。”许仙道。
可过了一会儿,许仙有些醉意后,又说:“你不喝几杯,我就喝个通宵。”
青儿说道:“白姐,你就少量喝点吧。”
许仙讲,青儿劝,他们都要白娘子喝。白树珍怎么也说不服他,想着,赁着自身修炼的功夫也能抵抗些酒力,便道,“好好,我陪你喝。”
她接过杯子一饮而尽,一直喝了三杯。
白娘子喝了这雄黄酒后,觉得头有些昏,脑有些胀。许仙这时便是醉醺醺的。他原说,当夜不睡,可这时候,还比白娘子先上床了。白树珍自认为功力不错,虽有些感到醉意朦胧,但尚能活动,晚上还拿药看了几位病人才休息。
“哎哟,我的妈呀!”第二天,天刚亮,青儿听到许仙呐喊了一声后,随着“砰砰”一声滚下了床。她知道糟了,急忙朝许仙房中奔去。
果然,白树珍喝了雄黄酒,半夜子时现出了原形,许仙睡至天亮一看,吓得滚下了床。“白姐!白姐!快醒,许官人已吓死啦!”青儿对着帐内大声喊道。
一阵“朴朴”声后,白娘子坐了起来,看到地上躺着的许仙,急忙下床伸手去莫,可一身都快冰凉了,只鼻空气有气。“咋办?咋办?”青儿急切地说道。
白娘子听青儿这么一说,于是嘱咐道:“你好好在家将许官人照看好,我到峨眉山金顶去扯灵芝草回来。”说完,二人轻轻地将许仙抬上床,盖好被子,就像他还在床上睡觉似的。
白娘子飞也似的上了峨眉山金顶,很快到了金刚嘴,看到了那鲜艳可爱的灵芝宝草,但是,今天的情形变了,有两个和尚在那儿守着,白娘子说了半天情,和尚也不准她动一株。“不是我们不知人命关天,而是这灵芝宝草要三百年开花,五百年结果,这早种的,今年刚结果,你就来取。我寺老师傅早已有令,谁也不能取走。要是我们没守住,失了宝草,就把脑袋削下,丢进摄身岩洞里去喂天猴。”
“??!那就请你老师傅出来吧。”白娘子恳求说道。
“我师傅是不会见你的。”那和尚道。
“你不传话,怎知他不会见的?”那白娘子说道。
“不会,就是不会!”另一和尚道。
说着说着,白娘子与守山和尚争吵了起来,不多久就把老和尚惊动了。“咋回事?”老和尚出来问道。
“请师傅大慈大悲,救许官人一命。”白娘子恳求道。“这草是不能随便取的。”老和尚道。
白娘子还想讲什么,可守药的武和尚挥手,要她快快离开此地。白娘子灰溜溜地回到家,许仙照样是心窝子有热气,可仍如洒醉一般,沉沉地睡在床上。
青儿见没有弄回灵芝宝草,心中更加生气。周围邻居来看望许仙,有人说,二峨山上也有灵芝草。白树珍一听,急忙又前去二峨山上东找西寻,可找了许久,也没找着一株,心中甚是着急。
有何法子呢?不能这样长久拖下去。
白娘子吃不好,睡不好,第二天,一大早就去峨眉山巅,她要找老尚说情,要他帮助,要他只帮这一回忙??墒?,当她来到山顶的金刚嘴时,还很早,看到那守扩灵芝的武和尚还在睡大觉。
一不作二不休,白树珍壮着胆,悄悄儿地上前去拨了三株刚结果的灵芝宝草,然后飞身下了峨眉山巅。
青儿见宝草到手,大喜,立刻精心地熬成芝汤,与白姐费力地喂进许仙口中。
不到三柱香的时光,许仙就能说话了。“啊呀呀!我这一觉睡得好香好甜??!”
“是啊。”青儿一边答应,一边悄悄地给白姐递眼色,“你睡理太沉太沉了。”“想必是许官人即扯药又治病,劳神费力,尽心于百姓,实在太累太累啦。”白娘子道。
“大家都累,怎么只我一个累呢?”许仙道。
“还是官人累得多。”青儿道。
“??!我睡了好久好久啊。我在梦中看见娘子变成一条蛇,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许仙道。
“这梦可以乱做,可官人不可以乱说呀。”青儿道。
“我真是蛇,你不怕吗?”白娘子笑道。
“娘子是大好人,你真是蛇,我也喜欢你。”许仙笑道。
许仙身体很快得到了恢复,他又去扯草药为病家治病。
白娘子与青儿照样作些晒药、捣药之事。
不几天,附近青龙场出了件事。林家大院的林根生,关夜回家路过二峨山脚,被老虎声音吓死了,请许仙去看看。
许仙去看时,白娘子也一道去了。
林根生虽已死,但心窝还是热的。许仙拿些急救药吃了也无效,非常着急。白娘子在旁说道:“我知道峨眉山上的灵芝宝草可以救活。”“可怎么弄得来?”许仙道。“我有法子去求。”白树珍救人心切,竟然忘了宝草难弄。“哪,你就快去快回。”许仙道。
白树珍飞快地回到金顶。她想向老和尚说明,这是为救百姓,并非为了自己的官人,相信和尚定会同情。
不料老和尚不在寺内,她与守护宝草的武和尚打斗一阵,才弄到了三株灵芝宝草,很快地回到山下林家大院。
许仙见宝草到手,急忙与林家一道将药熬好,很快,林根生被救活了??墒?,白树珍惹祸了。那老和尚回庙听说灵芝宝草又被白娘子弄去三株,骂守护者无用。
老僧心中火冒三丈,立刻呈状官府。
不久,官府传去白树珍,在一些人作了证之后,白树珍被定罪丢监了。白娘子虽有仙法,但她没有闹官府,而是服法坐牢几天后,在一个深夜里使法打开牢门,回到了家中。
许仙正气得死去活来,见娘子归家,千般高兴,万般欢喜。
可是,没过两天,官府就来抓白娘子了。但怎么也捉不住她,闹了许许多多的笑话。
后来,天神得知许仙仍与白娘子和好如初,且比从前更加和睦,便禀告玉帝,玉帝欲将她处决而后快,可念她身怀有孕,便令天神在峨眉山麓,十里山上筑了一座白塔,将白树珍镇压在这白塔里。
青儿得知,去与天神相斗,欲将白娘子救出,可惜她道法低,无力达到目的,便去峨眉山侧的四峨山虔诚修炼。

许寒林拜塔 全家大团圆
过了些时间,白树珍生下了孩子,取名寒林。
许寒林寄住在峨眉城里,许仙三头两头去看望他,他好不容易才被拉扯大。白树珍在塔中受尽了人间苦,许仙与她很难会面,许仙的头发都熬白了。后来,许寒林中了状元,许仙领他去见白娘子,可守护神不准,父子双双长跪不起,终被天神感动,让白树珍做人。塔自倒,他们一家得了团聚。
青儿得知这消息,停止了修炼,从四峨山赶回。许家大团圆,又似当年开药店样,与百姓愉快地生活在峨眉山麓。
光阴荏苒,时过境迁,许仙、白娘子、青儿等,今人不能相见,但峨眉地区现在仍有许多风景名胜眯与这白娘子传奇有关。峨眉山上有“白龙洞”,山后有“龙池湖”,山前有“青龙场”,峨眉城有“状元街”、“白塔公园”、“白龙游园”,五通桥有“金山寺”……人们只要去目睹这些地方,就定会想起这峨眉山白娘子传奇的故事。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
  • “海选”人才对症下药 中国花样滑冰开启花样选才 2019-05-22
  • 广州旅游为何爆发出强大且持续的吸引力 2019-05-22
  • 安徽省直机关工委召开办公例会研究推进机关党建工作 2019-05-14
  • 男篮亚洲杯国奥大胜晋级 顾全得全队最高15分 2019-05-14
  • 熬夜看球警惕三大系统病 2019-05-09
  • 【我是援藏教师】这一次,带上女儿去支教 2019-05-09
  • 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整体风险可控 2019-05-07
  • 联合国:叙利亚新增92万无家可归者另有560万难民逃亡邻国 2019-05-03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5-02
  • 外媒称中俄合作攸关世界秩序 两国间很难被“插入楔子” 2019-05-02
  • 高清:里约奥运会官方海报在当地博物馆展出 2019-04-30
  • 协助网络攻击? 美国制裁俄罗斯企业和个人 2019-04-30
  • 什么是幸福 ——“幸福死了”与“健康长寿” 2019-04-27
  • 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——陕西省政府直属中等职业院校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2018招生简章-陕西教育新闻 2019-04-27
  • 陕西省靖边县召开促进非公经济发展暨靖边籍企业家返乡创业大会 2019-04-16
  • 258| 922| 854| 777| 533| 261| 786| 798| 152| 495|